叫我牛老师~ 个别时候会写真人cp;有全职工作,写作纯属爱好,拉稀式更新。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偷走的三年

第五卷 结局(一)


01 生活没有正轨


晚霞,像是一种城市不该有的恩赐。透过写字楼密闭的窗户,忙碌“贫苦的打工人”,把它们偷偷装进手机相册。他们愿意相信,今日的努力,可以换来明日的清福。


但忙碌的生活只是让人以另一种方式变得呆滞,以至于空闲下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在外漂泊这么多年竟是徒劳。我机械地把简历和作品拖到邮件里,发送到一个个永远得不到回复的邮箱,仿佛又回到了刚毕业的那年。只是那时候的我一定无法想象,多年以后,自诩为硬汉的我每天流泪到凌晨四、五点,无法入眠。


我好像开始理解了,为什么一些刚出狱的人会想方设法回到监狱。和他们一样,我好像也没有办法把生活过渡到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偷走的三年

第四卷 嗜欲


01 苦涩摩卡


“您好,我是今天来应聘的。”女生双手递上简历。


“哈哈,你不用拘束哈。我们就是一咖啡店,又不是什么大企业。”眼镜男眯缝着眼睛笑了笑。


这家咖啡馆我上学的时候经常去,店员的打扮在我看来还挺奇怪的——一件灰不拉几的长袖外面再套一个短袖。


“你大概什么时候能来上班?”


“如果可以的话我这周就可以。我健康证已经刚办好了。”女生的眼睛亮亮的,就像看到了一折出售的Tiffany。


“好!你加一下我的微信,因为之前用来联系你的是整个连锁店的企业微信,以后你要是请假啊,调班啊什么的可能不太方便。”


“给,你扫我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遗忘的三年

第三卷 剥削


01 镜面里的真实世界


今天打扫卫生的时候,总是会想起那个死在路边的流浪汉。他的身体掩埋在堆堆叠叠的破布和棉絮之下,像一坨呕吐物,就连环卫工人都懒得打扫。


余光中,我感觉一个微小的灰黑的东西在移动——北方的老鼠,小得有点可爱,脸短短的,小手和尾巴尖也粉粉嫩嫩的。我盯着它看了一分钟,它好像也觉得我本性善良。


我叹了一口气,抽出捡垃圾的夹子,冲着它圆滚滚的肚子用力一夹。它痛得失声尖叫,四肢直愣愣地向前方伸着,连挥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。


我把它放在地上,它高速的喘着气,依旧没有逃跑的意思,大概也放弃挣扎了吧。于是,向它的肚子有一次狠狠扎了下去,直到...

+

【讣告】第二章 池田祐树(完结)

我们能否在这个世界不留痕迹地活着,不在社交网站上有任何的照片,不在聊天软件上有任何的话语,不在别人心中有过深的记忆。


我们把生活推到宇宙的尽头,那些爱与信仰究竟看起来又有多么伟大?


我看着女儿泛红又有点发紫的脸颊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刘海。孩子妈妈的血还在浴缸里徘徊,仿佛在寻找出水口,流入更大的污流之中。我感觉氧气正从我的细胞中慢慢剥离,每一个分子的离开都让我的肢体印象深刻。


“我不想死,我只是没有办法活下去了。”


01 美满


我是一名大学金融学讲师,48岁,有一个漂亮的外企高管老婆和一个可爱的女儿——多么美满的生活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门口有一个醉醺醺的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偷走的三年

番外:崔勇燮


01 感情繁芜


“老婆——厕所没有纸了——”


“是老po,不是老pe,你普通话考试怎么过的!”王慧敏放下手里的衣服,从衣柜里拿出来几卷不知道什么时候囤的卫生纸。


“嘿嘿,快点儿的!”崔勇燮抱着个手机在马桶上抖腿。


王慧敏抿嘴一笑,打开厕所门,把卷纸放在了门口,一路小跳地走了。


“你给我滚回来!胖子!妈的……”崔勇燮一边往前爬着拿纸,一边笑骂着。


王慧敏崔勇燮地第一任妻子,身材丰润,性格豪放。不是警察,但脸上仿佛24小时写着“为人民服务”几个字。在社区工作,邻里不管年龄大小都叫她王姐。


他们俩的故事是很典型的“父母爱情”(虽然他们年龄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遗忘的三年

第二卷:罚不当罪


01 “自愿”有罪


显然,我不能在养老院工作了。未来的几周可能都要在哪个派出所或者分局当“扫地僧”,但也没人给我说个具体期限。


……


“哟,犯什么错误了?来这打扫卫生了?”


又是那个叫崔什么的男人。跟他一起走的还有两个面熟但叫不上名字的警察。


“嗯。来打扫卫生。”我并不想把我来这里的来龙去脉都给他说明白。


“正好。我们今天技术大比武,下午结束后你来帮忙收拾一下会场。在304……”


“不好意思,我需要批假条才能去。”我撒了个谎。


“……嗯,那行吧。你在这好好表现!”他也没跟我“寒暄”太久,也是随便应了几句就走了。我猜他也只是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遗忘的三年

第一卷:相信


01 衣冠楚楚


十二月,北京的风,像持刀的小混混一样,胡乱挑逗着人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。


我裹得像个粽子,但还是能感觉到寒冷的空气不断地往我身体里倒灌。


服装学院旁边的立交桥,灯光明亮,人头攒动,给我一种奇怪的安全感。走在我前面的男人和我一样——穿着长款的风衣,毛线的帽子,密不透风的围巾,还有卷曲杂乱的中长发。我想他应该和我一样,恨透了北京的冬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阿姨!宿舍楼里好像进了一个变态!”一群女生在宿管的门口你一嘴我一嘴的控诉着。


“阿姨。”一个女生一脸声张正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番外一:韩荃

01 电话


“这个!陌生!电话!是谁!”男人每说两个字就打他面前的女人一耳光,“为什么打了这么久的电话?”


韩荃以为,她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。但偶尔,她也会醒悟,是自己的无条件顺从,让男人变本加厉地折磨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勇燮……”韩荃哭着,双手轻轻抓着自己的发根,来缓解被生拽着扇耳光的疼痛。


“我让你在家休息,你每天就给我整这出是吧?我是对你太好了是吗?”崔勇燮喘着粗气,“上周……”


他吞了吞口水接着说:“上周三晚上,你偷偷摸摸跑出去;周四一整天你也不在家;周五,商场微信划了984.56的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五卷:虚实

01 放弃的开始是挣扎


“您好!这里是永寿养老。”


“您好!请问是章鲁生,章先生吗?”


……


我自以为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,但是也无法逃脱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的命运;这一天,在我被他们泡到水里后的第十二天,我构想了一个“绝妙”的“越狱”计划,我幼稚到甚至开始在脑海里开始撰写自传,讲述自己死里逃生、解救同胞的丰功伟绩。


“……我跟您核对一下社保账号,110191197106230519,对吗?”电话里的男人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我的问题,但是一直没有挂电话的意思。


“喂?”我稍微提高了一点点声音,希望可以得到一点回应,“请问您的号码是110……”


突然,一...

+

【讣告】第一章 见崎洋子

00 引子


讣告也叫讣文,又叫“讣闻”,是人死后给亲友报丧的凶讯,是死者最后一次向这个世界宣誓主权。


人生前力量都如此微小,更何况死后。


01 睡眠


我希望有一天,我不用说服自己就能睁开双眼遥望这世界。那时我也会觉得未来是那么的值得期待,我也会幻想今天要为老公准备什么午饭、给孩子讲什么故事。


但当我离开被子边缘的那一刻,全世界就已经开始戏弄我了,好像这样会令他们无比快乐。


“这会是正常的一天。”我自己这么想着,伸手去拿书桌上的杯子,那里有昨天晚上没喝完的茶,一种又酸又色的感觉刺激了我的舌底,茶水快见底的时候,我瞟见了挂在杯壁上的小飞虫。这种虫子我经常见,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三)拳头

信任是对人最好的奴役。


恍惚间听见有人敲门,睁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。


我起身,扶着墙来到房间正南,打开那个从未上锁的房门——是月下部。


“为什么要杀他们?”他语气平静,但仿佛下一秒喉咙就要撕裂。


“嗯?”我有些疑惑,但没等我在说些什么,他就一拳把我打倒在地。


“月下部先生,我不知道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”我只觉得颅腔仿佛新年的撞钟,左右太阳穴来来回回的疼。


“怎么……了……呃……”我确实疑惑,难道昨天那群人出了什么意外吗?他如此激动的样子,也出离了我对他有限的认知,我的大脑丧失了思考能力。


他走到我身边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想再质问我一些什么,却不差分毫地抓到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四卷:救赎


01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


崔勇燮回到家里,老婆韩荃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和保温杯,随便找地儿放下就回厨房了。韩荃知道老崔的脾气:如果他回家一声不吭,尽可能不要产生任何对话。


韩荃比老崔小13岁,两人都是二婚。他们尽量不去谈之前的婚姻——毕竟出轨和家暴都不是什么值得到处宣传的事。


韩荃之前在户籍科工作,性格和善,从不跟人发脾气,按理说可以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;可是因为前夫长时间的家暴,聋了一只耳朵,左眼轻轻一碰就会充血,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。前年偶然的一次聚会认识了老崔,然后就辞职,和他结了婚。她很喜欢画画,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就坐在画板前,一坐就是一天。老崔因为这件事情说过她几回,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三卷:余波


01 悔恨就应丢入垃圾桶


我坐进了后悔椅里,脑子里回想着这一年的一切,呼吸着看守所里相对香甜的空气。


“你现在什么感受。”审讯的两位民警机械地说完流程,把手支在桌子上看着我。


“我不知道怎么说……很复杂,”我低着头,看着手上的手铐,“我感觉我自由了,但又很害怕之后的生活……”


“以后交朋友长点儿心。”他们一个按下了笔,一个对着电脑,“这次是中缅警方和政府罕见的合作,比之前那波儿幸运多了。”


说实话,他们也很幸运,整个犯罪集团在这次抓捕中一锅端了,用了两架转机才把所有涉案人员押解回国,立的功够他们吃两年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卷:回忆


01 最无用的是希望


在缅北的生活并不是只有打骂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也幻想着依靠打几个骚扰电话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

你们或许觉得照着写好的话术打电话时间很简单的事情,只要足够不要脸就行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会一遍一遍质疑自己行为的正当性。


我“上班”的第一天,只打了三十几个电话,因为每一个电话的间隙我都要缓和一下情绪,特别是有人对你的话深信不疑,要将自己的养老钱“存”到来路不明的APP时,我都要停下来思考好久。有几个电话我甚至是假装打的——拨过去,假装接通了,聊两句,又假装被挂断;我自以为自己的演技真的精妙极了。


那天晚上,因为没有打完所有的电话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一卷:得救

题外话:参与跨境电信诈骗害人害己,请大家提高警惕,不要相信没有来源的招聘信息。


01 最后一个晚上


我以为我会死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,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。可与其说是逃跑,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了断。


我后背和屁股上满是鞭笞的痕迹,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根——那些人打你的时候,是毫不顾忌你的死活的。等最后一个挨打的小孩回来,这一天就结束了。我们人挨着人地坐着,左右手交错着拷在一起;因为太久没洗澡,所以稍微一动便能感到自己和旁边人那“粘腻”的关系。门窗紧锁着,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汗臭味,尿骚味,以及男人身上特有的腥味。


马上就要天亮了,迎接我的是电话那头的谩骂,还是又一顿拳打脚踢,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二)短刀

因果循环,善恶有报终究只是一句安慰人的戏言罢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,全然不记得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。我只觉得昨晚格外的安心、放松。


“您好些了吗?”我被房间里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
“嗯?”我小声问了一句,心脏还是很疼。


“您要是感觉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日向大人”他边说便走向门口。


“谢……”


“我叫月下部勋。”


“呃,嗯……月下部,谢谢……”


按理说,不会再有接下来的故事了,或者说我并不期待有人会真正让我脱离这炼狱。就这样过了些许个时月,我和这个世界各自...

+

新街口日记(4)

(第一次写第一视角,有点怕怕的)

商演的限制越来越多,节目也要通过层层审核,就连一首歌也不放过。

“心在一起,走下去……”

当初,我看台下的观众合唱着,没有音乐,但也是“悠悠扬扬飘飘荡荡那么好听”。

《一起》这首歌,就像酒足饭饱后的擦一擦嘴,过后才可体面地离席。一转眼数十年过去了,一直没有机会和周老师再给大家唱一回——因为总有新的歌曲,新的规定,新的演出形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我好像要做什么事,却怎么也想不起;就像当初,我隐约记得我申报了《一起》,却怎么也没有在获批节目里...

+

新街口日记(3)

辉的嗓子已经在不能出声,眼睛红肿着,三天没睡的他单手指尖撑着桌子。

”这样,执着,到底为什么……“辉看着观众,只是尴尬的笑;观众的掌声也略显踯躅。

这一场,辉哥很少把头转向左边。

”哥,喝点水”虽然自己也十分疲惫,但是看到辉歪斜在后台沙发上的样子,阿航还是忙前忙后地——一边打理着箱子,一边照顾着辉。

回酒店的车上,辉的脑袋随着汽车左右滚动,时不时会撞向车玻璃。阿航想把辉的头往自己的方向揽一下,却又觉得’诡异‘,还好辉侧了侧身,不再那么容易撞到头了。

到了酒店之后,阿航只想着电梯是多么的漫长,走廊是如何的曲折,却没注意辉的脸色越来越差,直至辉向自己的方向一个趔趄。”快到了啊“阿航抚了抚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一)镣铐

人们为了怀疑善良的纯粹,宁愿相信邪恶另有隐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岸上的人窃窃私语了一番,便把我从水里捞了上来,像一扇猪肉一样弃置在洞口的地上。

为什么我会遭此对待,恐怕梳理起来也要半个时辰;简单来说,可以理解为”血债血偿“。

我扭动着微微泛白的身体,企图‘走’回住处——镣铐沉重,微微嵌在我的跟腱处,我只能像蚯蚓一样伏地而行,才不会太痛。可不足十米,只觉得心脏一阵抽动,黑褐色的斑块在眼前一闪一烁;我趴在地上,动弹不得,泥土的腥臭味慢慢渗进我的鼻腔。

”我送您回去。“一个穿着木屐的男人走过来,试图把我...

+

【血偿】楔子

人们忌惮未知的力量,却又渴望将它征服,甚至践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蜷缩在紧挨地面的软席上,胸口干涩、简单地疼。

房间干燥阴冷,奋力抵挡着冬夜的风。

“日向大人,请您醒一醒。”

其实我一直醒着,只是微闭着眼,不理会房间里的三个人。

“日向大人,失礼了。”随从的二人说罢便架起我,一路拖到一个山洞。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,从前是温馨欢笑,现在则全身浸在冰冷的池水中,双脚踩着池底的石板。为首那人将我双手拴在池边的柱子上,用柳叶一样的弯刀将我的交领拨开,划出手掌长度的口子,离开我皮肤前特意压了压刀尖。我的血和我一同战栗着,逐渐下沉、扩...

+

其实成年人越活越简单——

不会担心候鸟南去究竟会去哪里,不会想下雨了是不是云朵在哭泣

生活终于变成了物理的交换

快乐又美满

+

新街口日记(2)

发布了长文章:新街口日记(2)

点击查看

著文章以自娱,不要上升人和事。

+

新街口日记

发布了长文章:新街口日记

点击查看

想要写一个系列。喜欢脑补一些糖,但是又怕离谱,大家生厌。多担待吧

+

© 猛牛特能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