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牛老师~ 个别时候会写真人cp;有全职工作,写作纯属爱好,拉稀式更新。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二)短刀

因果循环,善恶有报终究只是一句安慰人的戏言罢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,全然不记得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。我只觉得昨晚格外的安心、放松。


“您好些了吗?”我被房间里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
“嗯?”我小声问了一句,心脏还是很疼。


“您要是感觉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日向大人”他边说便走向门口。


“谢……”


“我叫月下部勋。”


“呃,嗯……月下部,谢谢……”


按理说,不会再有接下来的故事了,或者说我并不期待有人会真正让我脱离这炼狱。就这样过了些许个时月,我和这个世界各自安好。


但我知道,我的生命很可能就终止在这岁末年初的某一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冬至过后,村里又开始出现离奇死亡的人。他们通体苍白,血管里没有一滴血,但身上却没有一个伤口。这“病”好像会传染一样,一旦有一人“发病”,身边的人也会相继离去。原本几万人的大村落,也因此在一年里变成了几千人的小村庄。即使企图逃往其他地方,也无济于事。


我原本是个小祭司 ,说白了就是一个吉祥物,没什么作用——我觉得他是否帮你,是他自己的事情,没有哪个凡人能左右他的思维。村民因死人的事大闹神龛的那天,为了阻止他们破坏神像受了伤,我不小心跌落在了那坛池水中,流了很多血。


我的伤快养好的时候,家里来了很多人,他们说村里已经不再死人了。这本是一件开心的事,但他们潦草地将我控制了起来,给我戴上了沉重的,带着倒齿钩的镣铐。


我没有想反抗的意思,只是被吓傻了,一句辩驳也说不出来。


我的缄默不言,让我从此开始了“血偿”的生活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元旦,村民像往年一样去庙里祭拜神明。他们信奉很多神,忌惮着也猜忌着,真正虔诚的人甚是寥寥。


街道两旁摆满了给失去的亲人的祭品,比自家饭桌上的还要丰盛。


“孙儿啊,我的好孙子……”一位老妇人站在家门口,低声地哽咽着;旁边的年轻媳妇搂着老人的肩,眼睛里满是对逝子的痛以及复仇的怒火。


媳妇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:“妈妈,我们先回屋吧。一会儿孩子爸爸回来了我们四个就能一起吃个年夜饭了。”


我家门口此时此刻围满了人。村子不大,但是也有几十户人家。


“是要杀了我吗?”我打开门,冷漠地问了一句。


没有人应答。只见一高大凶悍的男人手持一铜盆向我冲来,扭倒在地上,用膝盖抵着我的腰使我不得动弹;见我无力挣扎,便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,将我的腕动脉狠狠划破,顿时鲜血汩汩,他赶忙用盆接着,就像给一头猪,一只鸭子放血那样。


屋外围观的人有的面露恐惧,有的义愤填膺,有的将头微微扭到一旁,眼睛却又好奇地瞟着。


原来只是为了我的血。


那壮汉看接的差不多了,我的伤口边缘也开始有些凝结,便把我地手腕撂下,自豪地走向人群,像得了什么宝贝一样。


我的指尖只觉得麻木,唯一温暖的东西是不自觉流下的眼泪。


靠着最后一丝知觉用腰带将手腕扎紧,用舌头舔了舔伤口,不知后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门口哭着孙子的老夫人,点亮一只撰着名字的白烛。将一张用鲜血写满符文的纸在火中慢慢点燃。双手合十,嘴里念着旁人午饭听清的话。


“孙啊,回家吃饭吧……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猛牛特能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