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牛老师~ 个别时候会写真人cp;有全职工作,写作纯属爱好,拉稀式更新。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一卷:得救

题外话:参与跨境电信诈骗害人害己,请大家提高警惕,不要相信没有来源的招聘信息。


01 最后一个晚上


我以为我会死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,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。可与其说是逃跑,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了断。


我后背和屁股上满是鞭笞的痕迹,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根——那些人打你的时候,是毫不顾忌你的死活的。等最后一个挨打的小孩回来,这一天就结束了。我们人挨着人地坐着,左右手交错着拷在一起;因为太久没洗澡,所以稍微一动便能感到自己和旁边人那“粘腻”的关系。门窗紧锁着,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汗臭味,尿骚味,以及男人身上特有的腥味。


马上就要天亮了,迎接我的是电话那头的谩骂,还是又一顿拳打脚踢,我已经没那么恐惧了。


“咚!”一声巨响打断了我大脑里对逃跑计划的演绎。


“手都举起来,蹲在地上不要动!“一路武警冲了进来,我们大多数人因为刚挨了打,并不能立刻反应命令,还有人胳膊断了,根本没有办法举起手来。


警察们见房间里不存在任何威胁,就帮我们一一剪断了手铐和脚链,让医护人员把我们都运走了。


我忘记警察和护士都跟我说了些什么,我只记得眼前红蓝灯光不断交错,他们的手将我轻轻搀扶起来,这是我这一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温暖,虽然我身处热带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02 等待审判


周围的空气很干燥,也听不到熟悉的滇南口音。我吃着医院的营养餐,等待警察的询问。


“你好!我是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民警,我叫崔勇燮,这是我同事赵晨。你的户籍属于我们辖区管辖,我们来询问你一些在缅北的情况。”医生带着两个警察来到病房,“你现在身体状况方便吗?”


“方便。”我放下手里的饭,正襟危坐起来,“您坐。”


“你叫韩冬?”崔警官开口问道,“怎么去的缅甸?去缅甸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
“咳……”我清了清嗓子,“我之前是做平面设计的,小公司不用坐班,闲的时候会接一些外包。我前同事约我去云南玩,顺便采采风,我就跟着去了。”


“嗯,接着说。”崔警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但我并没有感到不适。


“嗯。虽然是前同事,但是我们一直有联系,他接的一些小活也会分包给我。去旅游的不止有我和他,还有7、8个人。我们在市里玩了几天;后来有一天,他说带我们去徒步,那个地方他常去,风景很好……”

我挪挪身子,靠坐在床头让我的后背和屁股受力都不小,想到自己这么大人了,还被人打了屁股,有点想笑也有点想哭。


“怎么,不舒服吗?你躺着说也可以。”崔警官伸手扶我的肩膀,帮我往被子里退。


“走到傍晚天都黑了,老夏,哦,就是我那前同事,说我们好像迷路了。当时,我们所有人的手机信号都很微弱,也不稳定,在国内和缅甸的信号之间来回切换。”我躺在床上,歪着脑袋继续说道,“接着,我们又被老夏带着走了好久;他说这地方他熟悉,一定能出去,我们也就将信将疑地跟着。可是走到夜已经深了,我们的手机都快没电了,也没走出去……突然,我们碰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,老夏赶忙打了一个电话,给我们说有人过来救我们了。后来……”


“后来确实有人过来了,只不过他们拿着匕首,拿着枪,让我们脱光衣服,上交手机,钻到一个地洞里。”我叹了一口气,“有一个小伙儿不服,想反抗,结果当场被摁倒地上割了喉,被军用铲砍下了脑袋。”


“我们走了一夜的路,实在没有力气做过多的抗争,被这一幕吓得不轻,就一个个毫无反抗地跟着他们进到了地洞。”我停了好一会儿,不是因为伤心,而是当时被吓傻了,有些事情有点记不清,“从地洞里爬了大概有1个小时才到了地面”


“老夏去哪了?”赵警官插空问道。


“我不清楚,我自打进了地洞,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他……”我低声说道,有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,“我们从地洞里上来过后,头上被套上了麻袋,拉到你们找到我的地方,又饿了一天……然后就参加培训,吃了些粥……打扫卫生……”


“你先说说你们每天的工作是什么?”见我说话的逻辑逐渐模糊,赵警官追问一句。


“我们每天都会发一部手机,两张A4纸,纸上面有姓名,电话,职业,学历什么的。”我整理了一下语言,“每天必须打完上面的电话,还要保证‘上钩率’。”


“打电话什么内容?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就只有赵警官在问问题,崔警官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。


“嗯,我负责的是养老社区,就是问你要不要以房养老的那种。当然不是直接问,有一些套路。如果达不到指标……”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下意识地排斥这段经历。


“什么套路?详细说……”赵警官一副刨根问底的架势,让我感到有点压力。


“如果达不到指标会怎样?”崔警官打断赵警官的话。


“规定时间里打不完电话,如果是初犯,他们就用藤条抽,抽到他们不想打了为止。如果是第二次,就会用棒子或者木板打你,还会用脚踹……”说着我捂了捂肋骨,“再严重的,他们会用水牢或者水刑……真的生不如死……有一次我差点窒息……”


说到这里,我只想哭。


“今天先问到这里吧?你们可能都会被提起公诉,但也会考虑每个人的情况;你先住院等候。这里很安全,所以不要随意出去。”崔警官向医生示意,准备走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164)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猛牛特能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