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牛老师~ 个别时候会写真人cp;有全职工作,写作纯属爱好,拉稀式更新。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偷走的三年

番外:崔勇燮


01 感情繁芜


“老婆——厕所没有纸了——”


“是老po,不是老pe,你普通话考试怎么过的!”王慧敏放下手里的衣服,从衣柜里拿出来几卷不知道什么时候囤的卫生纸。


“嘿嘿,快点儿的!”崔勇燮抱着个手机在马桶上抖腿。


王慧敏抿嘴一笑,打开厕所门,把卷纸放在了门口,一路小跳地走了。


“你给我滚回来!胖子!妈的……”崔勇燮一边往前爬着拿纸,一边笑骂着。


王慧敏崔勇燮地第一任妻子,身材丰润,性格豪放。不是警察,但脸上仿佛24小时写着“为人民服务”几个字。在社区工作,邻里不管年龄大小都叫她王姐。


他们俩的故事是很典型的“父母爱情”(虽然他们年龄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番外一:韩荃

01 电话


“这个!陌生!电话!是谁!”男人每说两个字就打他面前的女人一耳光,“为什么打了这么久的电话?”


韩荃以为,她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。但偶尔,她也会醒悟,是自己的无条件顺从,让男人变本加厉地折磨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勇燮……”韩荃哭着,双手轻轻抓着自己的发根,来缓解被生拽着扇耳光的疼痛。


“我让你在家休息,你每天就给我整这出是吧?我是对你太好了是吗?”崔勇燮喘着粗气,“上周……”


他吞了吞口水接着说:“上周三晚上,你偷偷摸摸跑出去;周四一整天你也不在家;周五,商场微信划了984.56的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五卷:虚实

01 放弃的开始是挣扎


“您好!这里是永寿养老。”


“您好!请问是章鲁生,章先生吗?”


……


我自以为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,但是也无法逃脱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的命运;这一天,在我被他们泡到水里后的第十二天,我构想了一个“绝妙”的“越狱”计划,我幼稚到甚至开始在脑海里开始撰写自传,讲述自己死里逃生、解救同胞的丰功伟绩。


“……我跟您核对一下社保账号,110191197106230519,对吗?”电话里的男人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我的问题,但是一直没有挂电话的意思。


“喂?”我稍微提高了一点点声音,希望可以得到一点回应,“请问您的号码是110……”


突然,一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三)拳头

信任是对人最好的奴役。


恍惚间听见有人敲门,睁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。


我起身,扶着墙来到房间正南,打开那个从未上锁的房门——是月下部。


“为什么要杀他们?”他语气平静,但仿佛下一秒喉咙就要撕裂。


“嗯?”我有些疑惑,但没等我在说些什么,他就一拳把我打倒在地。


“月下部先生,我不知道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”我只觉得颅腔仿佛新年的撞钟,左右太阳穴来来回回的疼。


“怎么……了……呃……”我确实疑惑,难道昨天那群人出了什么意外吗?他如此激动的样子,也出离了我对他有限的认知,我的大脑丧失了思考能力。


他走到我身边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想再质问我一些什么,却不差分毫地抓到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四卷:救赎


01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


崔勇燮回到家里,老婆韩荃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和保温杯,随便找地儿放下就回厨房了。韩荃知道老崔的脾气:如果他回家一声不吭,尽可能不要产生任何对话。


韩荃比老崔小13岁,两人都是二婚。他们尽量不去谈之前的婚姻——毕竟出轨和家暴都不是什么值得到处宣传的事。


韩荃之前在户籍科工作,性格和善,从不跟人发脾气,按理说可以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;可是因为前夫长时间的家暴,聋了一只耳朵,左眼轻轻一碰就会充血,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。前年偶然的一次聚会认识了老崔,然后就辞职,和他结了婚。她很喜欢画画,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就坐在画板前,一坐就是一天。老崔因为这件事情说过她几回,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卷:回忆


01 最无用的是希望


在缅北的生活并不是只有打骂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也幻想着依靠打几个骚扰电话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

你们或许觉得照着写好的话术打电话时间很简单的事情,只要足够不要脸就行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会一遍一遍质疑自己行为的正当性。


我“上班”的第一天,只打了三十几个电话,因为每一个电话的间隙我都要缓和一下情绪,特别是有人对你的话深信不疑,要将自己的养老钱“存”到来路不明的APP时,我都要停下来思考好久。有几个电话我甚至是假装打的——拨过去,假装接通了,聊两句,又假装被挂断;我自以为自己的演技真的精妙极了。


那天晚上,因为没有打完所有的电话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一卷:得救

题外话:参与跨境电信诈骗害人害己,请大家提高警惕,不要相信没有来源的招聘信息。


01 最后一个晚上


我以为我会死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,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。可与其说是逃跑,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了断。


我后背和屁股上满是鞭笞的痕迹,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根——那些人打你的时候,是毫不顾忌你的死活的。等最后一个挨打的小孩回来,这一天就结束了。我们人挨着人地坐着,左右手交错着拷在一起;因为太久没洗澡,所以稍微一动便能感到自己和旁边人那“粘腻”的关系。门窗紧锁着,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汗臭味,尿骚味,以及男人身上特有的腥味。


马上就要天亮了,迎接我的是电话那头的谩骂,还是又一顿拳打脚踢,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二)短刀

因果循环,善恶有报终究只是一句安慰人的戏言罢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,全然不记得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。我只觉得昨晚格外的安心、放松。


“您好些了吗?”我被房间里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
“嗯?”我小声问了一句,心脏还是很疼。


“您要是感觉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日向大人”他边说便走向门口。


“谢……”


“我叫月下部勋。”


“呃,嗯……月下部,谢谢……”


按理说,不会再有接下来的故事了,或者说我并不期待有人会真正让我脱离这炼狱。就这样过了些许个时月,我和这个世界各自...

+

【血偿】第一章(一)镣铐

人们为了怀疑善良的纯粹,宁愿相信邪恶另有隐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岸上的人窃窃私语了一番,便把我从水里捞了上来,像一扇猪肉一样弃置在洞口的地上。

为什么我会遭此对待,恐怕梳理起来也要半个时辰;简单来说,可以理解为”血债血偿“。

我扭动着微微泛白的身体,企图‘走’回住处——镣铐沉重,微微嵌在我的跟腱处,我只能像蚯蚓一样伏地而行,才不会太痛。可不足十米,只觉得心脏一阵抽动,黑褐色的斑块在眼前一闪一烁;我趴在地上,动弹不得,泥土的腥臭味慢慢渗进我的鼻腔。

”我送您回去。“一个穿着木屐的男人走过来,试图把我...

+

【血偿】楔子

人们忌惮未知的力量,却又渴望将它征服,甚至践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蜷缩在紧挨地面的软席上,胸口干涩、简单地疼。

房间干燥阴冷,奋力抵挡着冬夜的风。

“日向大人,请您醒一醒。”

其实我一直醒着,只是微闭着眼,不理会房间里的三个人。

“日向大人,失礼了。”随从的二人说罢便架起我,一路拖到一个山洞。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,从前是温馨欢笑,现在则全身浸在冰冷的池水中,双脚踩着池底的石板。为首那人将我双手拴在池边的柱子上,用柳叶一样的弯刀将我的交领拨开,划出手掌长度的口子,离开我皮肤前特意压了压刀尖。我的血和我一同战栗着,逐渐下沉、扩...

+

© 猛牛特能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