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牛老师~ 个别时候会写真人cp;有全职工作,写作纯属爱好,拉稀式更新。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偷走的三年

第四卷 嗜欲


01 苦涩摩卡


“您好,我是今天来应聘的。”女生双手递上简历。


“哈哈,你不用拘束哈。我们就是一咖啡店,又不是什么大企业。”眼镜男眯缝着眼睛笑了笑。


这家咖啡馆我上学的时候经常去,店员的打扮在我看来还挺奇怪的——一件灰不拉几的长袖外面再套一个短袖。


“你大概什么时候能来上班?”


“如果可以的话我这周就可以。我健康证已经刚办好了。”女生的眼睛亮亮的,就像看到了一折出售的Tiffany。


“好!你加一下我的微信,因为之前用来联系你的是整个连锁店的企业微信,以后你要是请假啊,调班啊什么的可能不太方便。”


“给,你扫我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部分:被遗忘的三年

第一卷:相信


01 衣冠楚楚


十二月,北京的风,像持刀的小混混一样,胡乱挑逗着人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。


我裹得像个粽子,但还是能感觉到寒冷的空气不断地往我身体里倒灌。


服装学院旁边的立交桥,灯光明亮,人头攒动,给我一种奇怪的安全感。走在我前面的男人和我一样——穿着长款的风衣,毛线的帽子,密不透风的围巾,还有卷曲杂乱的中长发。我想他应该和我一样,恨透了北京的冬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阿姨!宿舍楼里好像进了一个变态!”一群女生在宿管的门口你一嘴我一嘴的控诉着。


“阿姨。”一个女生一脸声张正...

+

【讣告】第一章 见崎洋子

00 引子


讣告也叫讣文,又叫“讣闻”,是人死后给亲友报丧的凶讯,是死者最后一次向这个世界宣誓主权。


人生前力量都如此微小,更何况死后。


01 睡眠


我希望有一天,我不用说服自己就能睁开双眼遥望这世界。那时我也会觉得未来是那么的值得期待,我也会幻想今天要为老公准备什么午饭、给孩子讲什么故事。


但当我离开被子边缘的那一刻,全世界就已经开始戏弄我了,好像这样会令他们无比快乐。


“这会是正常的一天。”我自己这么想着,伸手去拿书桌上的杯子,那里有昨天晚上没喝完的茶,一种又酸又色的感觉刺激了我的舌底,茶水快见底的时候,我瞟见了挂在杯壁上的小飞虫。这种虫子我经常见,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四卷:救赎


01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


崔勇燮回到家里,老婆韩荃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和保温杯,随便找地儿放下就回厨房了。韩荃知道老崔的脾气:如果他回家一声不吭,尽可能不要产生任何对话。


韩荃比老崔小13岁,两人都是二婚。他们尽量不去谈之前的婚姻——毕竟出轨和家暴都不是什么值得到处宣传的事。


韩荃之前在户籍科工作,性格和善,从不跟人发脾气,按理说可以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;可是因为前夫长时间的家暴,聋了一只耳朵,左眼轻轻一碰就会充血,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。前年偶然的一次聚会认识了老崔,然后就辞职,和他结了婚。她很喜欢画画,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就坐在画板前,一坐就是一天。老崔因为这件事情说过她几回,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三卷:余波


01 悔恨就应丢入垃圾桶


我坐进了后悔椅里,脑子里回想着这一年的一切,呼吸着看守所里相对香甜的空气。


“你现在什么感受。”审讯的两位民警机械地说完流程,把手支在桌子上看着我。


“我不知道怎么说……很复杂,”我低着头,看着手上的手铐,“我感觉我自由了,但又很害怕之后的生活……”


“以后交朋友长点儿心。”他们一个按下了笔,一个对着电脑,“这次是中缅警方和政府罕见的合作,比之前那波儿幸运多了。”


说实话,他们也很幸运,整个犯罪集团在这次抓捕中一锅端了,用了两架转机才把所有涉案人员押解回国,立的功够他们吃两年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二卷:回忆


01 最无用的是希望


在缅北的生活并不是只有打骂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也幻想着依靠打几个骚扰电话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

你们或许觉得照着写好的话术打电话时间很简单的事情,只要足够不要脸就行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会一遍一遍质疑自己行为的正当性。


我“上班”的第一天,只打了三十几个电话,因为每一个电话的间隙我都要缓和一下情绪,特别是有人对你的话深信不疑,要将自己的养老钱“存”到来路不明的APP时,我都要停下来思考好久。有几个电话我甚至是假装打的——拨过去,假装接通了,聊两句,又假装被挂断;我自以为自己的演技真的精妙极了。


那天晚上,因为没有打完所有的电话...

+

【滇南电波】第一卷:得救

题外话:参与跨境电信诈骗害人害己,请大家提高警惕,不要相信没有来源的招聘信息。


01 最后一个晚上


我以为我会死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,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。可与其说是逃跑,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了断。


我后背和屁股上满是鞭笞的痕迹,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根——那些人打你的时候,是毫不顾忌你的死活的。等最后一个挨打的小孩回来,这一天就结束了。我们人挨着人地坐着,左右手交错着拷在一起;因为太久没洗澡,所以稍微一动便能感到自己和旁边人那“粘腻”的关系。门窗紧锁着,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汗臭味,尿骚味,以及男人身上特有的腥味。


马上就要天亮了,迎接我的是电话那头的谩骂,还是又一顿拳打脚踢,...

+

© 猛牛特能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